harridle

学业挺忙的,不定期更新

【汪簇】家(下)

转自黎簇吧,id:典叔只是路过

     什……什么声音……
     黎簇缓缓睁开眼。
     这不是……我家吗?

     四周无比熟悉的布置,让黎簇难以置信地左看右看,翻身下床。
     唉?我的手和腿都好了?!
     黎簇惊喜地伸展了会儿胳膊,发现身体几乎痊愈了!
      我的天呐!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正当黎簇窃喜的时候,房门外传来了一片噪杂声。
      “大晚上的,吵什么吵啊?”
      黎簇嘟囔了声,走到门前,门外的声音总觉得有几分莫名的熟悉。

      “你还在乎这个家吗!”
一声尖叫猛得让黎簇愣住了,脑海里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又无比的清晰,像要把他淹没。
       怎、怎么会……
       黎簇一把推开门,冲到客厅。

       “你到底管过你儿子没有?!成天就会喝酒,喝得醉醺醺的回来!”
       “我没管儿子?!这个家是谁买下来的!谁起早贪黑的去赚钱给你们更好的生活?!”
       “这些东西我不稀罕!”
       “不稀罕是吗?我砸!我砸!不稀罕是吧?我砸!全部都不要,我也不稀罕!”
       “你小声点行不行!儿子在睡觉呢!不是为了儿子我早跟你离婚!”
       “离就离!”

        阵阵玻璃和器皿砸在地板上而发出刺耳的破碎声,黎簇突然心口喘不过气,像是要被这无形的绳索绞得紧紧地,靠在了墙上。
        为了我……
        为了我?
        “呵,呵呵……”

        身体缓缓沿着墙壁滑了下去,黎簇屈着腿,抱着的胳膊靠在腿上,把半张脸深深埋在手肘里只露着双如团淡墨涣散的双眸,冷冷地躲在角落里窥探一切。
        果然是在做梦。
        可是为什么我非得被这种梦魇缠着?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他们,这是第几次吵架了?”
        一种小孩奶声奶气的语调飘了过来。
       黎簇这才发现,一个穿着印有鸭梨图案睡衣的小孩,正背对着他,躲在墙角,静静的看着这场闹剧。
        这个小孩,黎簇熟悉得很。
        小时候的自己。

        “为什么,他们老是吵架,老是摔东西?”
        小孩不哭不闹,出乎意料的平静,像是在问黎簇,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爸爸答应过我,不会再乱发脾气。妈妈也答应过我,不会再哭,他们是不是都忘了?”
       “也是,大人的话总是骗人的对不对。”
        “是不是只要我乖乖的,不让他们操心,他们就不会再吵架了。”

        小孩的声音平静得出奇,但在黎簇听来,总萦绕着股淡淡的哀伤。
        黎簇默不作声,这些答案他都知道。
        婚姻,是奠定在两个人的感情的基础上,就算他们只是暂时为了自己……
        这个家,注定是要支离破碎的。
        明明当年,不是因为喜欢才在一起的吗。

        灯光晃眼,却将他瘦小身躯下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就像……
        就像现在的自己?
        小孩像是发现了什么,蹲下身,拾起地上的一件物品,突然嚎啕大哭了起来。
        光线渐渐暗了下去,黑暗犹如一张蛛网绵延到各个角落,渐渐要将这个折磨他已久的梦境吞噬。
        可那一霎那,黎簇却舍不得了。
        舍不得……为什么?
       
        因为……因为这也算是我们一家人的回忆吗?
        还在一起生活,还和父母呆在一起的日子?
        黎簇伸手,想将面前的小孩拽出慢慢涌来的黑暗,却突然愣住了。

        “呜哇哇哇!!”
         影子渐渐蔓延来的黑暗所同化,变回原来那样的瘦小无助,小孩的哭声像一根根细针扎进了黎簇心中最脆弱的地方。
         小孩的手中,正捧着个相框,相框面上的玻璃已经摔碎了一大片,有些细小的碎片还深深地陷进了粉乎乎的手掌中,沁出点点的血丝。
         相框中,正是那张在海边拍的全家福,照片中的自己,正笑得灿烂无比。

         眼泪一下涌上了眼眶,黎簇苦笑一声,把小孩拥到自己怀里。
          想哭就哭吧,反正,是在梦里,没有人会看见。
          也有没有人,会去在意。

         “唔……”
         脸上有种软乎乎的感觉,黎簇迷迷糊糊地蹭着,不知不觉中就这么醒来。
         “怎么了?”
         黎簇躲在被窝里不说话,他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只是心里总是有些不自在,就像小孩子闯祸被抓了现行似的,他紧紧闭着眼,双手死死攥住被子,身体止不住战栗,尽管他咬着嘴唇,但眼泪还是涌了出来。

         覆在脸上的手掌很轻轻抹着泪痕,温暖又温柔,嗅着那股淡淡的气味让人觉得无比安心。
          “做噩梦了?”
          “嗯……”
         黎簇咽了口口水,小声回应。

         房间一下便安静了下来,屋外的蝉鸣声并不令人觉得聒噪,反而给静谧的夜晚带来了一丝清新的活力。
         黎簇闭着眼,越想沉睡反而睡意全无,翻来覆去地乱动着。
         
         偷偷的从被窝中探出头瞄了眼,借着微弱的月光隐隐约约能看见首领那张平静的面容。
         他……笑了?
        首领嘴角扬起的弧度在黎簇看来不太真实,可那只手掌抚着他的刘海儿,能感受到他温热的体温。

        “你……”黎簇的半张脸躲在米黄色的被子下,只露出双清澈的眼眸看着首领,“可不可以等我睡着之后再走?”
         首领没有回应他,像是默应了。

         手掌离开了蓬松的短发,顺着肩膀移到藏在被子下的右手,点水般的碰了碰,又紧紧握住。
         黎簇抓着首领的手想起以前被他扳断过三根手指,忍不住捏着那双手的指关节试探性的转了一下。

         被抓着的手指反射性地抖了一下,逗得黎簇笑了笑。
         如果……我真的是汪家人的话……
         一个念头忽然闪过黎簇的脑海。
        黎簇苦笑了一声,闭上眼。

        他不知道此时的首领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但那只曾狠狠扳断过他三根手指的左手,正握着他的右手,掌心的温暖仿佛能抚平以往的伤痛。
        或许,这儿真的有家的感觉吧,虽然只有放假的时候,哈哈。
       
        黎簇枕到首领的胳膊上,小声道。
        “晚安。”
        “晚安。”
        像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那平常冰冷冷的语气这次在黎簇听来,注入了一种暖暖的温柔。

评论(10)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