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idle

学业挺忙的,不定期更新

【汪簇】归途(3)

听着be离兮写he文也只有我了

        将近一月后,汪岑在床上检查快痊愈的伤,估摸着身体现在能够负担自由活动,不会被黎簇看出来。他收拾了下行李,出去买了些礼物,订了下午回去的机票。

        夜色将近,汪岑一手提着行李箱,一手提着两个包子,悄悄地开了门。他把包子放进了微波炉,又将福建带回来的海鲜放进冰箱冷冻,像往日一样思考着怎么处理今天的晚饭,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当汪岑走到床边,看见柜子上放着两套黑色战术行动服,和他穿的很相似,但在裁剪和布料上很不一样。

        没有丝毫怀疑,他直接换上了其中一件,感觉到黎簇的心意,嘴角微微翘起。

        "你回来了"浴室的门开了,汪岑转过身,看见出了浴室的黎簇,穿着一件过大的休闲服,扬起笑脸快步走向他,带着刚洗完的热气迎面而来。
       
        "怎么样?"黎簇慢慢地绕着汪岑走了一圈,看着穿起来更加帅气的汪岑。
        "嗯,不错"汪岑眯起眼睛,略带笑意点了点头。

        "我是说我身上的衣服"黎簇皱起眉,抱怨起来。
        汪岑出乎意料的挑了挑眉毛,再次叹了口气,想着他仍然拿这个小祖宗没办法。

        "好看"汪岑勾起笑容,答应到。
        "我想了好久你会喜欢什么类型,衣柜还有几件,有时间陪我去云南玩吗"黎簇立刻笑嘻嘻地脱了下来,交到汪岑手里,直接问到。

        汪岑略微吃惊,想起临走前黎簇问他的一些问题,如果这次他没回来,黎簇给他的惊喜怎么办,小孩接下来的生活该怎么办?
        他一直不敢去想象,黎簇要花多久才会接受他的消失,然后重新开始。他甚至不敢想象黎簇会为了他做出什么疯狂自残的行为。
      
        汪岑接过衣服,衣服上残留着少年刚洗完的水汽,和身体的热度,他把衣服放在床上,眼神柔和回望他。
       “有时间”汪岑轻柔地答应。
       
        汪岑伸出手,抱紧黎簇,揉着小孩柔软的头发,低头亲吻碎发,一直往下,到额头,眉间,鼻尖和柔软的唇。
       少年青涩光滑的皮肤让人留恋,即使是自制力强的汪岑也忍不住多靠近黎簇一会。他差点就再也看不见小孩了,小孩也差点失去他了。

        汪岑日常很少主动表现爱意,和当初在汪家私底下的一样,但对于来自黎簇频繁主动的亲吻都很容忍。

        只是经历过这一次,他再也不想顾虑他们之间关系存在的种种阻碍,直面他们的感情。人只能活一次,虽然他活了很久,却从未有现在如此感觉到生命的精彩。

        他无比感谢黎簇出现在他的世界里,对黎簇能够留在他的世界里感到非常幸运。
        真好,我爱你,你也爱我。

        汪岑在心里叹息,对不起,我回来了,再也不会轻易离开了。

        汪岑轻啄小孩柔软的唇,往下到喉结,微微侧头舔上了他发红的耳朵,心想着慢慢来还是今晚。

        对于黎簇而言,仅仅这些细微的动作,哪怕之前经历过多次,他的脸开始发烫,心跳已经飞快,敏感的皮肤细致地感受到汪岑的轻吻,和来自胡子柔软而不粗糙的触感。
      
        在汪岑之前,他从来没有和别人有过这样的亲密接触。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黎簇青涩得接受着汪岑带给他的独有温柔和宠溺,哪怕曾经有过无数次,仿佛都像是一开始的热恋。

        "那套行动服会被他们看出来的"汪岑低头在黎簇耳边轻笑着说出这句话。
        温热的呼吸声和气声在耳边鼓噪着黎簇,耳朵彻底红透了,心里痒痒的,黎簇感觉到有股气往上冲。

        黎簇努力从一片空白的大脑里找回神智,变回小狼狗。
        "那就看着呗,你是首领,或者我再给他们几套"黎簇威胁着数了数人数。
        "我会穿的"汪岑微笑着摇摇头,再次叹了口气,拿黎簇的口头威胁没办法。
       
        黎簇仔细观察汪岑身上细小的伤痕,害怕他这次伤得重。在离开的这段时间,他总有一些不好的预感,总是胡思乱想。
        如果,如果,收到你的歉意是别的意思呢,现在他回来了,却似乎没有了开口问他的勇气。

        "这次任务时间怎么长,要不是你身手好,我都要天天担心了。"黎簇半开玩笑得询问。
         “没你在我身边捣乱,我的身手就够好。”汪岑轻声笑着,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怎么,下次挑个任务,让你过来测下我的身手,嗯?”

         “那你手下会不会抱怨你偏心?”黎簇跃跃欲试,想跟着汪岑一起。
         “我这个首领当得还挺称职的,你晚上要不要试试”汪岑靠近小孩耳边,调笑地说。

        “你。。你你”黎簇刚退下的脸一下又爆红了,“我,你多休息几天,到时候我们还要去云南。”

        汪岑轻笑着摇摇头,抱紧黎簇,低头在小孩颈间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吐出一句话,做出这辈子的承诺。

        "黎簇,我爱你。"

        这次,我再也不会放手了。
       

       

汪簇小剧场:

       黎簇:(致命题)我找人给你做的衣服,你穿,还是不穿?
      
       汪岑:穿。

       黎簇:(致命题)为了统一服装,我帮他们做几套?

       汪岑:我穿就行。

    

评论(10)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