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idle

学业挺忙的,不定期更新

【汪簇】归途(2)

配合往后余生的歌

        出发的日子到了,汪岑一大早便收拾东西出了门,黎簇醒来只看见桌上留给他的早餐。
        "这么多,我要吃撑了,想把我喂成猪啊。"黎簇小声嘟囔道。
        早餐边还有一张纸条,是汪岑的字迹。
        ——抱歉,离开早了。
        居然写字条了,终于意识到缺早安吻了?黎簇漫不经心得想着。

        出任务第二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汪家手下惊奇的看到首领买了包子的早餐,还对包子拍了照片。
        不经怀疑这次给的钱是不是达上亿了,以至于首领都破了规矩买包子庆祝,甚至做出拍照留作纪念。

        "你说首领最近怎么了,总感觉哪里怪怪的,是不是有人了"一个汪家人贼笑道。
        "这想法有意思"另一个汪家人笑着附和道。

        "那我们是不是得庆祝一下,这次任务结束后一起喝一顿"一个汪家人砸吧嘴兴奋得说着。

        "有可能啊,哎,你说首领破处了吗,这些年也没见他有和什么人在一块,总是单独一个人来往"一个汪家人靠过来调侃。
        "首领出了名的单身狗,你不知道?破处没就不知道了嘿嘿"另一个插话道。

        "咳咳"首领站在一群人身后,叹了口气,摆摆手说,"好了,差不多了,该走了"
        一群人立刻沉默,严肃得分散开来,认真快速收拾东西,准备前往目的地。

        虽说这是任务,但也和之前自己布置的任务不同,这次去福建的汪家人都算是雇佣兵,做的是替人卖命而且极度危险的活,不像以前。

        为什么做这么危险的活,首领其实内心也不想,但这次获得的资金能让手下人生活过得更好一些,而且对后面几次重要任务很关键,为了集体考虑,他不得不做这个沉重的决定,哪怕会牺牲一些人,从一开始汪家人都做好了随时死亡的准备。

       而且这次非同寻常,汪岑总有预感,除了极具危险性以外,会有未知因素加入,发生些别的什么他无法掌控的事情。
      汪岑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他一向不喜欢如此,超出控制范围意味着自己的生命,乃至人生轨迹不能掌握在自己手里。

        汪岑没有告诉黎簇这次任务的危险性有多大,回不来的可能性,但他不想小孩担心。他可能会被困那里,但没有人会来救他,他也绝不会允许黎簇为救他送死。

         理性告诉他应该让小孩知道,有心理准备,感性却告诉他无论多危险他也会为了黎簇回来,哪怕,来自神的阻扰。

          临走前一天晚上,他抓紧小孩的手,搂住他的腰,闻着小孩身上的气息,看着他安静的睡颜,始终没有说出口。
         他想在最后这段时间里好好记住他的容貌,眼睛眨了眨,有什么在眼眶里出现又立刻在空气蒸发。

        他真的舍不得他的小孩,他生病发烧的时候谁来照顾?他的健康锻炼谁来监督?
        他的营养饮食谁来安排?他的烟谁来扔?
       
       还有很多事他还没和小孩一起做,重新钓鱼,旅游,打游戏。他再也无法看到他开心,生气,赌气和小狼狗的一面。再也无法看到他长大,成熟,独当一面。
     
       在这个被神左右的世界里,黎簇恐怕是他人生里唯一,神给予的仁慈。

       即使来得晚了一些,即使曾经差一点错过,即使现在他快要失去他的小孩了。
      

       时间不会停下来等待。
       对于小孩,他未来的人生还很长,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喜欢的人,不差他一个。几年后,他继续爱上,谈恋爱,结婚,生子,忙于工作,照顾家庭。

       时间会磨平一切,包括爱情,包括死亡。

       没有人会记得,也没有人会在乎。

       汪岑难得点了一根烟,深吸一口,望着远方,没人注意到夹着烟微微颤抖的手。

      这是独属于他一个人的归途。



吐血的文笔→_→
正在考虑要be,还是he(沉思脸)

汪簇小剧场:

黎簇:都说了你别立flag了,看吧

(画外音)你立了三次,汪岑立了两次

黎簇:我明明只立了两次,还有一次呢?

(画外音)你心里想的一次还没写出来

汪岑:好了,我会回来的。(再立一次)

评论(1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