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idle

学业挺忙的,不定期更新

【汪簇】归途(1)

  绞尽脑汁,已阵亡系列
 
        黎簇懒散地斜躺在床上,一边玩手机,一边无聊地盯着一边忙着看资料的汪岑,脑子已经飞到了天边。

        他皱眉了,又叹气了,是资金不够了吗,还是人员缺少了?黎簇不敢细想,现在汪岑身上的责任远比当初在汪家来得沉重,身处的环境远没有当初在汪家来得轻松自在。唯有和他待在一块时,才敢放松一些。

        黎簇默不作声地观察着汪岑,熟悉的坚毅脸庞,熟悉的一脸严肃,胡子依然修剪整齐,视线向下转移,衣服拉链拉到顶端,脖子没漏出来多少,以汪岑的性格,是不会让人看见上面的吻痕,也不知道自己之前是哪里来的勇气,黎簇突然傻笑起来。

        身上是出任务时来来回回的那套黑色战术行动服,在这段时间里也略微磨损了,如果没有仔细观察,不会发现汪岑有好几套一样的行动服。

        黎簇想着当初出任务时他穿着那套衣服的感觉,略微不舒服,磨得有些肉疼,不知道汪岑感觉怎么样。

        "你的t恤呢?"黎簇突然想起在汪家的时候,汪岑换而且上的几件休闲衣,好奇得问了一句,那时候他很喜欢看着首领穿休闲衣,坐在湖畔静静得钓着鱼,以及伴晚和他在一起钓鱼的时候。

        "离开的时候没有时间带走"翻着资料的汪岑手上略微停顿,叹了口气回了这么一句。
        
        黎簇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没有再说些什么。
        他们都在刻意回避着两人之间的某些问题。虽然黎簇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但总觉得有些事还是可以做的。
        下次回来的时候让他买两根鱼竿,拉他去云南泸沽湖钓鱼,衣服也得换换。
       
        "后天去福建,有什么吃的想要我带吗,或者其他东西?"汪岑看完资料坐在床边,小孩的身体卷成一团,看起来很小,他揉了揉小孩的头发,看见他在看美食视频,温和地问道。

        黎簇坐起身,倚靠在汪岑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现在要什么有什么的生活,汪岑真把他当公主了,黎簇不想汪岑一直给他花很多钱。反而,汪岑出任务时应该吃好一点,之前和他一起出任务的时候,哪怕在汪家的时候,天天早上只吃白馒头。
       
        黎簇回忆起在汪家时,汪岑和他一起吃早餐,两者食物丰富程度的残忍对比。当时还怕他吃的牛肉不够,一个馒头对半分给他,黎簇不由得心疼起来。

        "包子之类的当地小吃,而且在那你也得吃,让你手下拍你吃的照片证明。"黎簇坏笑着想象那个尴尬的画面。
        
       "住好一点,不许和别人挤床"虽说在汪家那次出任务,因为缺钱,他和黎簇一起睡一张床,奇怪的是汪岑的资金分配好像歪了,明明一件装备都是上万的。

        汪岑皱起眉毛,又叹了口气,手放在小孩头发揉了揉,只好妥协道,"好的,单人床,我会吃的,照片我自己拍"

        "大叔,别老是皱眉,搞得年纪轻轻得看着像大叔,我压力很大的"黎簇看着汪岑皱起眉毛,半抱怨地贼笑道。

        汪岑手上动作一顿,露出怪异的表情,大概和那时拿着厕纸说着"你自己来,我是不会帮你的"的表情一样。黎簇忍不住想着,真尴尬,不知道在那时候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而汪岑的心里又想着什么。
      
       "嗯?差多少岁?你猜,要不要来试试?"即使是汪岑,也被黎簇逗出情绪,威胁似的抓了抓衣服,凑到黎簇眼前,手指从喉头滑到胸口锁骨以下,重复着曾经在古潼京里威胁的动作。
       
       "说实话"汪岑撩着舌头,眯起眼睛,一字一顿得说出来。
        黎簇看到汪岑如此生动的表情,傻笑一下,凑上前亲了一口,"三十二很年轻"安抚道。

        黎簇很喜欢逗着汪岑,看着汪岑露出各种他以前没见过的表情,然后记在心里。
        下次回来逗他什么呢?
       
        "下次回来,别让我看到你抽烟,知道吗"汪岑似乎想到了什么,警告小孩。
       
        "我会乖乖的听话的"黎簇难得安分地郑重承诺道,曾经生气起来的汪岑让他再也不敢来回试探他这条底线。虽然他一直不知道汪岑为什么对抽烟这么在意。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总想起过去那段回忆。



ps:你们看出过去线和现在线隐藏的东西吗?

我是不是埋太深了

汪簇小剧场:
        黎簇:(致命题)之前出任务和我睡一起,是客观因素,还是主观因素
       
       汪岑:以后会告诉你。
      
       黎簇:(致命题)下次出任务,是睡单人床,还是睡双人床?
      
       汪岑:单独睡。
       

评论(2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