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idle

学业挺忙的,不定期更新

【汪簇】死亡倒计时(输赢前传)

参考信仰的歌。

       汪岑看着手里的表,他的时间不多了。

       无论他挣扎了多少次,死亡还是被定格。 他终究是违抗不了神的操控。

        还有三个小时倒计时,理智告诉他寻找活的出路,但将近百次的循环让他想要对命运妥协。

        如果,如果,他能够重新选择,掌握自己命运,一切会不会改变?

        只是,没有如果,他注定会选择走向这条路,他注定会死。

        他每走的一条路究竟是自己的选择还是神的操控,汪岑说不清,他只知道,现在,他的死亡是注定的。

        

        汪岑停下脚步,身边手下一脸疑惑的望向他。汪岑作了手势,让他们原地休息,自己前去探路。

        这是个局,吴邪引他们过来的局,他们都出不了这个墓。

        现在还剩两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后,他们将会遇到吴邪,张家人和九门人。

        汪岑最终向命运妥协,这次,他选择独自等待死亡的到来。

        汪岑从不畏惧死亡,也不畏惧死亡的痛苦,经历近百次的死亡对于他来说早已麻木。

        他想,如果死循环注定一直持续,那他应该留给自己一些属于自己的时间。

        汪岑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留恋,父母已经死去,剩下的只有未尽之事的不甘。汪岑可以这么自我安慰道。

        但死亡总是可以赤裸裸的把人的心思和在意之事展现心里,哪怕刻意隐藏的。

        他现在过得还好吗?

        明知不该去想,不能去想,汪岑却没有一次阻止得了在死亡之时想到那个小鬼。

        他一定会过得很好的,而且能够远离这一切,汪岑相信。那孩子经历过那么多磨难,一定能足够成长到拥有照顾好自己的能力。

        小孩的抗压能力太弱了,身边需要有一个能够阻止他自残的人,汪岑想到当初给他性格,人格鉴定时,留给上头的个人建议。

        黎簇需要一个原则性和责任心很强的人,非常有耐心,脾气也非常好,还懂得人情世故和揣摩他的情绪。

        这其中是否有过私心,汪岑自嘲的笑笑。

        黎簇身边一定会出现一个这样的人。

     

        汪岑细细回忆那个孩子安静睡觉的脸庞,回忆他在汪家闹腾的日子。

        他拿出自己的手机,这里信号不好,不知道发消息能能收到。

        如果当时吻你,当时抱你,也许现在的结局会不一样。

        汪岑有过这一瞬间自我安慰的想法。但他深知,这一切都不可能,他永远都不可能得到黎簇的回应。

        "你来了。"汪岑听到走近的脚步声,望向远处的吴邪。

        "你知道我会来。"吴邪露出隐藏在黑暗的身影。

        "我不会反抗,放过他们吧,没了我,他们无法和上头联系。"汪岑平静的面对眼前一群拿着武器的人。

       

        "这次让我自己选择死法吧,吴家小三爷。"汪岑抽出身上隐藏的刀,熟练的放在脖子上,自顾自的说道。

       

         没有人发现汪岑的手机藏在土里。

        

         ——我那么多遗憾,那么多期盼,你知道吗。

         这句歌词,他可能没听过,被小孩称为大叔的汪岑默默想着。

         或许这次,我可以真正死去了。

         显示屏上的消息前头始终转着圈,永无止境。

作者解释:汪岑只死了一次,但死后魂魄记忆一直困在死前这一段时间不断循环,因为他的心结在那,永远解不开

汪簇群宣传一下:938399558

秋水balala太太原话:沙海冷门cp第二弹   依旧是傲娇少年郎  轻虐HE放心食用  扛起岑簇大旗  冲鸭*✧⁺˚⁺ପ(๑・ω・)੭ु⁾⁾

桂皮叔太太原话:汪岑他真好看。做了个咸鱼的个人向。各位食用愉快!张嘴吃安利!

秋水balala太太原话:沙海冷门cp!忠犬大叔x傲娇少年郎,来,张嘴吃安利~啊~暂时没车,放心食用 【手动滑稽

再安利一位桂皮叔太太的视频,地址评论见

【汪簇】阅读沙海3(1)

【】内是小说原文

       “啊啊啊”

       黎簇艰难得试图站立。

   他被闪光刺得睁不开眼睛,同时觉得头像被枪击了一样地疼痛,没了轮椅和拐杖,一只伤腿疼痛得无法支撑。

       身边有人伸手扶住他,他立刻紧抓着对方的手臂,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发现自己倒在一张有着柔软垫子的椅子上,身边的人又塞了个垫子在他后背。

        黎簇抬头想看看是谁帮了他,猛的看见一张放大的,带着胡子的熟悉脸庞。黎簇差点撞上,受到了惊吓,“汪,汪岑?!你想干什么”

        汪岑没有说话,叹了口气,看了黎簇一眼,抽回身拉开了距离,望向对面的吴邪。

        传说中那个有意思的小三爷,居然在这种情况下和他见面了。

        “吴邪,你来救——!苏万你怎么也在这里?!”黎簇这才发现对面的吴邪和苏万,简直太惊喜了。

        "鸭梨,你现在过得还好吗?有没有受伤!"苏万身体向桌面前倾,担心焦急地问。

        "我没事,小伤而已,过段时间就好"黎簇温和的笑了笑,安抚苏万。

        "鸭梨,你放心,我和吴邪一定会救你出去的"苏万看了看黎簇旁边黑着脸的汪岑,越说越小声,带着颤音。

    

        黎簇观察了一下四周环境,他们之间隔着一张深色圆形木桌,木桌被几张带着椅垫的椅子包围着,除了坐在他旁边的汪岑和对面的吴邪和苏万,剩下几张椅子是空的。

        "吴邪,这是怎么回事"黎簇看向吴邪,吴邪能够出现在这里,他就有救了。

        吴邪皱着眉头,盯着黎簇旁边那个叫汪岑的危险人物,盘算着如果打起来能不能护住黎簇和苏万,他一个人没有武器打不过汪岑。

        一道光闪过,一个身影出现在黎簇旁边的空位座椅上。

       "哎呀"汪小媛跌在座椅上,她缓了一会才抬起头来。
       为什么我一开始没有坐在椅子上,黎簇心里抱怨道。

       "鸭梨"汪小媛抬头看见黎簇,高兴的喊道,上个月首领就让她出去执行任务,已经好久没见到黎簇了。汪小媛看见黎簇旁边的汪岑,低声问候了一句"首领"。

        "她是汪小媛,不是沈琼。"黎簇想到苏万在场,赶紧和苏万解释,担心他白高兴一场。

        苏万看着汪小媛的脸,听着鸭梨的话,哭丧着脸,心里有一大堆问题想要问鸭梨,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不适合。

        吴邪没有再沉默,站起来故作轻松的和黎簇说。

       "黎簇,我们遇到了不可抗力,出现在这个房间里。"

       "是的",一个机器音突然出现,打断了吴邪的话,"你们需要读一本书,每个人轮流读,读书时间不可以从椅子里站起来,只有阅读完,你们才可以离开这。"

      "提醒一下,接下来还有人来,而且不要挑战我的底线"电子音懒散的吐出这句话。

      "是外星人吗?难道我们被绑架了?!"苏万激动的说。

      圆桌上出现一本书,吴邪主动站起来,想要拿书,但书直接飞到了他的手上。

      自从电子音出现后,汪岑就一直皱眉。看到现在这种状况,脸更黑了。

      吴邪看了下书面,书名明显,沙海3,吴邪皱起眉头,读出这句话。沙海?沙漠里的海子?和古铜京有关吗?

      汪岑开始面无表情地专注听着,猜测书里有古潼京的内容。

       吴邪翻开书,发现前面书页被撕了,第一页变成第十九章。但基本一片空白,这是怎么回事

       "第一个外姓人"吴邪缓缓的读了标题,停顿了一下。

        黎簇听到这句话转过头看了下汪岑。第一个外姓人这句话是汪岑之前和他说过的。

        汪岑和黎簇对视了一眼,低头自嘲得笑了笑,没有说话。如果说之前生活中有过被未知力量操控的感觉,现在这是直面未知力量的操控和监视。

        随着标题被读了出来,正文开始渐渐出现,原来后面的字只有快读到的时候才会出现,吴邪默默的想,接着开始读。

      【黎簇的意识涣散,巨大的脑震荡和大脑的损伤让他产生了大量绪乱而没有逻辑的思维。

        他的瞳孔的开始放大,脑中的致命损伤开始中断他一切的生命迹象。】

       “什么?鸭梨要死了吗”苏万在一旁惊呼。

       "我怎么可能会死,你别担心,这只是书"黎簇安慰到,但语气中显出紧张。

        汪小媛一脸担心,"鸭梨。。"汪小媛偷偷看了眼汪岑,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汪岑皱眉,看向黎簇,他带黎簇出沙海的时候,黎簇没有受太重的伤,书里的黎簇为什么看上去会受这么重的伤,重到威胁生命的地步。这本书又是怎么回事?

        吴邪也皱着眉头,继续读下去。

      【开车的人,就是一直在人群中和霍道夫对着干的那几个人,他们此时都非常安静,一个给黎簇止血,另外几个开始往车里的长枪填充子弹。

        “一个不留。”第一个人举枪开始瞄准后面的跟车的时候,这么说道。"】

        汪岑挑起眉头,看来书里他们直接和九门正面杠上了。他们可能没有找到机会安装炸药。这本书讲的是之前经历的另一种可能性吗?

        黎簇应该差点被九门杀了,希望黎簇能够坚持足够长的时候,让他带他回家救治。想到这,汪岑叹气。

       黎簇听到吴邪这句话,心里疑惑,难道在他昏迷的时候汪岑遇到老九门了,黎簇惊讶得看向汪岑,问"那个人是你吗?"

       汪岑转过头和黎簇对视,那个下命令的人确实是他。

      "是我"汪岑点头,开口回应。

【汪簇】熊孩子

转自黎簇吧,id:典叔只是路过

【汪家】
小黎簇:首领,这是什么呀?
黑衣首领:下斗弄来的翡翠戒指,你喜欢就拿去玩吧
小黎簇:谢谢首领~
〔湖边〕
小黎簇:哥哥你在干什么呀?
农夫:我在钓鱼。。。
(看了眼小黎簇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这。。这是哪来的?!
小黎簇:是首领送给我的~
农夫:(意味深长的看了小黎簇一眼,长叹一声)
那个禽兽居然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汪家】
小苏万:(跑到首领面前)首领我饿啦!
黑衣首领:你想吃什么?
小苏万:我想吃鸭梨
〔话音刚落,在一旁玩多啦A梦玩偶的小黎簇扭身伸手给了小苏万一小嘴巴〕
小黎簇:窝去泥大耶!
黑衣首领:(惊)这谁教你的?

【汪家】
白脸:首领,听说黎簇是你的童养媳?
黑衣首领:你听谁说的?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白脸:你不是送了个戒指,还给他戴到无名指上了吗
黑衣首领:小孩子戴着玩的,我像那种有恋童癖的人吗
白脸:像
黑衣首领:……

〔另一边〕
小苏万:鸭梨老大,你的戒指换个地方戴好不好?
小黎簇:为什么?
小苏万:(包子脸)那个地方以后要带我送给你的戒指
小黎簇:……唉?
小小媛:〔在一旁笑得一脸内涵〕
小黎簇:那好吧。。。那我戴哪?
小杨好:这个简单,鸭梨老大我来帮你戴!

〔于是重新戴好戒指的小黎簇高兴的跑去找首领〕
小黎簇:首领你看!
(说完对着首领竖起了戴着戒指的中指)
黑衣首领:(看着小黎簇手指上的戒指,伸手取了下来)黎簇,闭眼睛

小黎簇:唉?为什么?
黑衣首领:(直勾勾的盯着黎簇)听……话
小黎簇:(吓得赶紧捂住眼睛)
黑衣首领:(用力一握,戒指就碎成了粉末)
                  好了,睁开吧
小黎簇:唉?戒指呢?
黑衣首领:(从容的拍掉手上的粉末)变成蝴蝶飞走了

【汪家】
汪小媛:鸭梨,你的围巾呢?
黎簇:弄丢了
汪小媛:那让首领再给你弄一条来呀
黎簇:我才不要呢……
他那种人光是站在别人目前就股压迫感,更别提和他聊天了……
汪小媛:……首领有你说的那么难相处吗?
黎簇:当然!
汪小媛:(望墙角)鸭梨……房间里有监视器你忘了吗……
黎簇:shit!

〔首领房间〕
黑衣首领:(面无表情的看着监控屏幕,皱了皱眉头)哼,现在的小孩啊……
〔说完紧绷着张扑克脸,低下头继续织着条和黎簇之前戴着的一模一样的围巾〕

(首领这样的反差真的好么。。QWQ)

【汪家】
汪小媛:苏万哥,你和鸭梨的关系很好吗?
苏万:当然啦!我和他可是同甘共苦的好兄弟!
汪小媛:唉?比鸭梨和首领的关系还好吗?
苏万:(摊手)起码我不会扳他手指
黎簇:(抬头看了眼监控器,一身冷汗)

〔晚饭时间〕
白脸:首领说今天吃大餐
苏万:太好了!我都快饿疯了
白脸:嗯,首领说这些都要吃完,今天吃葱花饼,葱花丸子,葱花面,葱花豆腐,葱花……
黎簇:(使劲扒饭夹菜)
苏万:(看了看吃得正香的黎簇,又扭头看了看满桌子放葱花的菜,沉默了)

〔首领房间〕
黑衣首领:(看着监控屏幕,冷笑了一下)
哼,比我和黎簇关系好是吧,和他同甘共苦是吧,你倒是有葱花和他共享啊

【汪家】
汪小媛:(盯着黎簇)
黎簇:怎么了?老盯着我看干什么?
汪小媛:鸭梨哥哥……你的头发是不是该剪啦?
黎簇:(摸了摸头发)好像是……
汪小媛:那我叫首领来帮你剪头发~
黎簇:(无奈)为什么一定要是他来帮我剪啊……

【两个小时后】
汪小媛:帅多了!
黎簇:(照镜子)等一下……怎么这个发型……
首领:有什么不对吗。
黎簇:这个发型……不就跟你们汪家人的发型一毛一样啊!!

首领:(低气压)我觉得挺好看的,怎么,难道你不喜欢和我留一样的发型吗?
黎簇:(缩)……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每次脑补黎簇剪着那样的发型都觉得莫名喜感。。)

【汪家】
首领:(拨弄鱼杆)
黎簇:怎么了?
首领:(叹了口气)鱼线断了,我没带备用的。
黎簇:(掏出鱼线鱼钩给首领)我带了。
首领:你从哪儿弄来的?
黎簇:呃……别人的裤兜里。
首领:裤兜?!
【另一边】
白脸:谁把我的武器拿走了?

(看完搞笑阵型那章就特别想吐槽白脸的武器为毛是鱼钩和钓线。。)

ps:群宣,汪簇群:938399558

【汪簇】灵魂互换

转自首领黎簇吧,id:少司命秦时明月

不知道是不是做多了的缘故(大雾),一觉醒来,鸭梨已完全凌乱了。

首领:找吴邪,他精分,对这种事经验
黎簇:在此之前我想问一个问题

首领:爱过,约,明天没事,要多少钱,八号下斗,作业我不会帮你写,这题找你的导师,中国山东找蓝翔,保大,救你,不后悔,不知道安利,不知道鸽子为什么那么大,我对你的伤害造成你心里阴影部分的面积约9平方厘米。还有什么要问的没?

鸭梨(吓):是谁教你的!
首领(无辜):你师傅
鸭梨:黑瞎子?
首领:他说你这么问时就让我这么答

鸭梨:我就是想问你觉得现在我们谁更帅
首领:......
鸭梨:快说我比你帅
首领:我从不说谎
鸭梨:......

吴邪帮他们联系了老痒,为了不引起群众过于强烈的反应,两人都暂时以各自的身份活动。
黎簇这边不用说,庞大的帐目让他头疼,终于体会到了他家男人(雾)的不易,而且......

汪小媛:首领,马上就要入冬了,您今年还给鸭梨哥哥织毛衣吗?
黎簇内心:吓!那是他织的?!
商人:您要的菜谱我给您送来了,统统是带葱花的。
黎簇内心:不会吧!饭也是他做的!居家好男人啊!

鸭梨感动中,但是他老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首领这边......
黎簇学校
女同学:黎簇同学!
首领:......(你谁?)

女同学:这两天没见到你啊!后爸管的很严?
首领:后爸?
女同学:就是那个常来参加你家长会的黑衣服男人啊!看上去倒挺年轻的
首领:......

女同学:今天还一起去看电影不?
首领:......(好小子)
女同学:黎簇同学你怎么走了?
首领:什么时候能换回来

ps:汪簇群:938399558